被俘以色列士兵沙利特称自己健康状况恶化,以

来源:http://www.aobaot.com 作者:科学 人气:145 发布时间:2019-11-19
摘要:新华网拉姆安拉6月25日电去年6月被俘的以色列士兵沙利特在25日公布的一段录音中称自己的健康状况正在恶化,同时对以色列政府不关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感到失望。 新华网耶路

新华网拉姆安拉6月25日电去年6月被俘的以色列士兵沙利特在25日公布的一段录音中称自己的健康状况正在恶化,同时对以色列政府不关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感到失望。

  新华网耶路撒冷10月2日电 (记者 耿学鹏 邓玉山)以色列电视台2日下午播出了一段被巴勒斯坦武装组织俘获的以军士兵沙利特的录像。

  □关建武 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以色列进退两难

这段录音是由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下属武装派别“伊兹丁·卡桑旅”当天在一家网站上公布的。

  这段录像资料是以色列方面当天上午获得的。按照以方与巴勒斯坦方面先前在德国和埃及调停下达成的一份协议,以色列2日释放了19名在押的巴勒斯坦妇女,以此从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那里换取了这份录像资料。

  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2日首次向以色列提供以被抓士兵吉拉德·沙利特录像。鉴于录像满足以方先前所提要求,以方当天释放19名巴方女囚犯作为交换。

强硬曾经有过血的教训

在录音中讲话的男子自称是沙利特,目前被“伊兹丁·卡桑旅”关押。他说,自己已被关押一年,健康状况正在恶化,需要入院接受长期治疗。同时他对以色列政府和国防军不关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感到失望。他希望以色列政府满足“卡桑旅”的要求。

  以色列电视2台播出的录像资料时长约为2分半钟。画面显示,沙利特独自坐在一面墙前,正对摄像机。他手拿一份日期显示为今年9月14日的报纸,似乎在朗读一份夹在报纸内的信。沙利特声音不高,看起来比较瘦,朗读过程中他还站起身走到了摄像机前。

  这是双方换囚谈判首次取得实质进展。

以色列总理埃胡德·奥尔默特28日说:“我们不打算重新占领加沙地带,”他说军事行动的唯一目的就是“救回吉拉德”。

巴武装人员去年6月在加沙地带与以色列交界地区抓走沙利特,包括“伊兹丁·卡桑旅”在内的3支巴武装组织宣布对此事负责,他们要求用沙利特交换关押在以色列的一些巴勒斯坦人。巴以在埃及斡旋下就释放沙利特问题曾进行多次交涉,但都无果而终。

  沙利特在录像中说,他感觉自己健康状况良好,看押者对他也不错。他还敦促以色列政府尽快与巴有关方面达成协议,使自己获释。

  公布以士兵录像

但参与具体军事行动的士兵却对救回沙利特并不乐观。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29日援引一名以军“吉瓦蒂”旅士兵埃里拉兹的话说,他认为目前救回沙利特的机会不大,不过他们却“必须进入”加沙。

  沙利特3年前被加沙地带巴勒斯坦武装人员俘虏。此后,埃及和德国一直试图促成以色列方面与在加沙地带拥有实际控制权的哈马斯达成一项协议,用释放一批巴勒斯坦在押人员换取沙利特,但至今未获成功。哈马斯要求以方释放上千名巴勒斯坦人,但遭到以方拒绝。

  以色列媒体当天公布以士兵吉拉德·沙利特视频录像,时长2分40秒。

路透社说,如果以色列掌握了沙利特被关押的具体位置,派遣特种部队展开解救行动也是一个选择,不过将“极其危险”。在1994年,以军采取行动拯救被绑架的以军士兵纳赫雄·瓦克斯曼。结果不但瓦克斯曼被打死,还搭上了参与营救行动的一名以军军官的性命。

  录像中,沙利特身穿军装,留着短发,用希伯来语清晰朗读着先前准备好的讲稿,垫着讲稿的一份阿拉伯语报纸显示的出版日期为2009年9月14日。

“我们以前有人遭过绑架,我们知道他最后将有什么结果,”《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援引以色列特拉维夫居民马坦·埃谢尔的话说,“一旦他们出动特种部队,结果最后死掉的人就是恐怖分子、几个士兵和人质。”

  “我想问候我的家人,并告诉他们我爱他们、想念他们,盼望着与他们重逢的那一天,”沙利特说,“我希望本杰明·内塔尼亚胡领导的政府不会错失良机,与他们达成协议。 ”

不少以色列报纸也说,他们担心以色列会在加沙地带陷入困境,像在单方面撤出之前那样被拖住。

  他在录像中说,自己身体健康,看管人员对自己“相当不错”。沙利特在录像中不时微笑,录像结束前从椅子上起身走向镜头以证明自己健康状况。

让步“新官”总理难过关

  沙利特现年23岁,他在2006年6月哈马斯武装人员的一次袭击行动中被抓。这是哈马斯首次提供沙利特录像,他的家人之前收到过沙利特的一段录音和几封信件。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说,“录像的重要性在于确定了沙利特的状况,哈马斯对他的健康负有全部责任”。

人质危机更是对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的一个考验。英国《泰晤士报》说,奥尔默特不像他之前的数任总理,如阿里埃尔·沙龙、埃胡德·巴拉克、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和伊扎克·拉宾那样拥有显赫的军事成就,因此他在此事处理上不能表现出丝毫软弱。

  沙利特具有以色列和法国双重国籍,法国政府2日呼吁武装人员立即释放沙利特。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说,与沙龙相比,奥尔默特是个相对“尚未接受考验”的领袖。

  释放19名女囚

朱威烈认为,对以色列来说,奥尔默特此举有“一石二鸟”的作用。一方面可以展示自己在安全问题上的强硬立场,改变反对党议员和部分以色列民众对自己领导的弱势文官政府的看法;二是可以借此挽救自己的“单边计划”。以军哨所遭袭后,以国内批评之声不绝于耳,指责他在处理安全事务方面“缺乏经验”,甚至有媒体称,奥尔默特应放弃“单边计划”。从某种程度上讲,奥尔默特命令军队开进加沙是他在国内压力下做出的选择。

  法新社报道,作为巴以双方换囚“三步走”协议的第一步,以色列方面要求沙利特录像须符合以方设定的标准,之后才会释放部分巴方在押囚犯。

此外,早在以军进占加沙之前,沙利特的命运就牵动了以色列全国上下。以色列实行义务兵役制,几乎所有以色列家庭都有士兵或者预备役人员,他们都对沙利特的遭遇感同身受。

  在以色列武装部队总参谋长加比·阿什克纳齐确定录像属实并满足以方先前提出要求后,以方2日释放19名巴方女囚犯。这些获释者被以色列方面视为“犯轻微罪行者”,而且刑期接近结束。

军人在以色列国内的特殊地位和民众对沙利特命运的关心程度让以色列政府不得不优先处理人质事件,不过仍有不少人批评政府拒绝谈判和交换被关押巴勒斯坦人的做法。

  哈马斯领导人伊斯梅尔·哈尼亚称当天录像换囚事件为哈马斯的一次“胜利”。

■巴勒斯坦“内讧”

  表现出尽快换囚愿望

哈马斯强硬派要插手外交

  “我希望这将是巴勒斯坦人实现和解和民族团结的一次进步,我看到巴勒斯坦人在今天这件事上团结一心,”哈尼亚当天对欢庆的人群说。哈尼亚希望本次换囚成功将成为巴方囚犯全部获释迈出的第一步。

朱威烈表示,哈马斯赢得1月巴勒斯坦立法委员会选举以来,巴权力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哈尼亚为首的务实派哈马斯控制了加沙和约旦河西岸的行政管理权,巴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虽然仍是名义上的最高元首,但视哈马斯脸色行事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内塔尼亚胡发言人尼尔·黑费茨转述内塔尼亚胡的话说,“尽管沙利特获释的道路仍将漫长并充满困难,但他身体健康的消息振奋人心”。

这种权力格式,哈马斯负责内部日常事务,法塔赫主管外交和巴以和谈,为双方的权力争夺埋下了伏笔。更重要的是,法塔赫支持者频频向哈尼亚政府发难,使加沙地区的重建乃至日常运作都举步维艰。另外,安全部队归属问题,更是引发巴勒斯坦两个月来罕见的内部武斗。

  美联社评论,换囚协议谈判陷入僵局后,埃及和德国一直在中间斡旋。双方眼下均已表现出尽快达成换囚协议的愿望。

影响哈马斯行为的最重要因素还在加沙地区外,流亡叙利亚的哈立德·迈沙阿勒是哈马斯政治局主席,这是哈马斯的另一个权力中心。迈沙阿勒多次重申,哈马斯武装“抗以”和“灭以”的立场没有变。早在今年4月,阿巴斯和迈沙阿勒就发生过公开争执,阿巴斯称迈沙阿勒为“内战贩子”,而后者则指责阿巴斯要“搞垮”哈马斯。

  约有1万名巴勒斯坦人被关押在以色列监狱中。哈马斯要求以方释放上千名巴勒斯坦人以换取沙利特自由,但遭到以方拒绝。

虽然没有证据表明迈沙阿勒参与了以士兵绑架事件,但以色列一口咬定他就是“幕后主使”,并宣布将其列为暗杀目标。当地舆论认为,沙利特遭绑架时,哈尼亚正就“狱中协议”进行冲刺性谈判,也不大可能腾出手来策划这一事件。

■叙利亚“是关键”

此时不会同以发生直接对抗

至于局势的未来发展,朱威烈表示叙利亚是一个可能的关键因素。叙利亚同身在大马士革的哈马斯强硬派领导人迈沙阿勒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后者又对“杰哈德”等武装组织有着重要影响力,叙利亚的一举一动,将直接影响事态的发展。

以色列早已意识到这一点,已于28日出动战机警告了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但不管叙利亚同绑架事件有没有关系,阿萨德政府都不大会在此时同以色列发生直接对抗,朱威烈认为,原因是叙方并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

扑灭这次“战火”的其他因素也在发挥作用。中东四方之一的美国已明确表示,希望双方给“外交努力”一个机会。欧盟现任轮值主席国奥地利和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也发表声明,呼吁冲突各方保持克制,避免事态进一步升级。

以色列究竟会不会对加沙大打出手,还是要看美国人的眼色。

本文由威尼斯国际发布于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被俘以色列士兵沙利特称自己健康状况恶化,以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