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什么是幽默,善于自嘲幽默的男性对女性最

来源:http://www.aobaot.com 作者:科学 人气:135 发布时间:2019-09-04
摘要:幽默带有攻击性 开玩笑可能冒犯别人 善于自嘲幽默的男性对女性最具吸引力 作者丨神经小姐姐 有人说,幽默是人类智慧的体现,往往在人际交往中发挥重要作用。但是德国学者认为,

幽默带有攻击性 开玩笑可能冒犯别人

图片 1

善于自嘲幽默的男性对女性最具吸引力

作者丨神经小姐姐

有人说,幽默是人类智慧的体现,往往在人际交往中发挥重要作用。但是德国学者认为,幽默其实是一种带有攻击性的行为,在谈话中开玩笑不仅令听者发笑,还让人知道谁在掌控局势。

利维坦按:试想,你坐在一桌人中间,当他们中的某人讲了一个笑话,其他人都哄堂大笑,唯独你不得要领没有发笑,想必你瞬时会有某种被排除在外的社交孤独感。这就如同一对情侣,如果彼此的幽默感没有那么高的默契,也会影响日后二人的相处——毕竟,幽默是一种希望对方和自己同频的期待。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7月27日消息,研究发现,有自嘲幽默感的男子最能吸引女人。

AI 能够胜任越来越多的事情,但它能学会幽默吗?

德国弗赖堡大学学者黑尔佳:科特霍夫将这一研究结果发表在最新一期《语用学杂志》上。

另外,我很同意文中“幽默就是悲剧加上时间”的说法。很多时候,一些当时绝对笑不出来的经历,过了若干年之后,反倒会成为和朋友聊天时的谈资。

众所周知,诱惑一个女人最好的方式就是令她开怀大笑。但是最新的研究表明,最成功的幽默方式来自于取笑自己。正如47岁的英国演员休:格兰特所作的一样,对女人而言他是最性感的男子。对男人而言,让女人注意到你的缺点是一种极具风险的策略,但是兵行险招有时反而能取得很好的效果。研究论文《对自己不满:自嘲幽默很性感》将发表在下个月的《进化心理学》杂志上。

对于人类来说,幽默感会是增加彼此之间好感的加分项。而且,如今娱乐已经占据我们生活相当大的一部分,如果聊天软件里没几个搞笑表情包,估计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聊天了。

科特霍夫认为,使他人发笑是说话者显示这段谈话由他支配的一种方法。英国《每日电讯报》8月23日援引她的话说:“那些‘处于优势地位者’通常更自由地开玩笑,他们在谈话中也更具攻击性并且更喜欢取笑他人。”

文/Giovanni Sabato

在历经两年的调查研究中,研究人员让女士聆听磁带上男士们对自己的讨论,然后要求女士为那些男士的性吸引力打分。

图片 2

尽管幽默在多数情况下并非有意讽刺或嘲弄,但无意中体现出来的优越性还是显示出攻击性。当人们莞尔一笑或者哄堂大笑时,或许已经冒犯了被取笑对象。

译/Carlyle

吉尔:格林格斯是美国新墨西哥州大学的首席研究员,他说:“大量研究表明,幽默感是男人吸引女人的法宝,我们发现其中自嘲式的幽默对女人的性吸引力最大。具有自嘲式幽默感的男人是女人最渴望的性伴侣。”不过,他又加了一句说:“但是这也是一种有风险的幽默方式,因为这样女性会注意到你真实的缺点,有损自嘲的效果。试想:一个不受人喜欢的学生,如果他还拿自己的缺点开玩笑,那么同学们可能就会取笑捉弄他,那么他的处境可能还不如以前。因此,这种增添魅力的高风险方式不见得适合每个人。”

但是对于 AI 来说,其与人交互的过程中,能够像人类一样具有幽默感吗?

科特霍夫说,直到上世纪60年代,开玩笑被认为是一种缺乏淑女风范的行为。时至今日,女性也开始开玩笑自嘲,男性则开玩笑取笑他人,此外,“喜剧和讽刺都建立在攻击性基础上,这样并不好”。

校对/火龙果

自嘲是英国人非常喜欢的做法,但当英国人处于国外文化环境中,如果还是我行我素可能会引发问题。不过,美国人喜欢英国人的幽默,举一个最基本的一个例子,休:格兰特装模作样的英国单身汉特征对年轻的美国人安迪:麦克道威尔很有吸引力。在休:格兰特主演的《四个婚礼与一个葬礼》中,自我解嘲的幽默方式以及他那乱糟糟的头发是他吸引女人的秘密武器。

事实是,截至目前,AI 仍然不会自己讲笑话。

科特霍夫说,这项研究也解释了长久以来女性在男性面前极少开玩笑的原因,因为双方的社会地位存在差异。

原文/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whats-so-funny-the-science-of-why-we-laugh/

《身体意象》:你的伴侣认为你更有吸引力

就算 Siri 和小冰能够朗读一些笑话,我们也知道它们的本质是复读机,而不是有趣的思考者。

“展示幽默意味着地位较高者控制谈话局面,地位较低者如果展示幽默则比较危险。在20世纪60年代以前,妇女很少令他人发笑,因为她们社会地位低,”科特霍夫说。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由Carlyle在利维坦发布

研究显示年轻男性不快乐 越年长越快乐

图片 3

对于幽默过程显示出来的地位差异,她举例说,医生有时会开玩笑安慰患者,使对方安静下来;如果医生不在,护士和助产士有时会拿病人开玩笑,但如果医生在场,他们就不会附和别人的笑话。

文章仅为作者观点,未必代表利维坦立场

英国研究称女性更钟爱有胡茬的男性

你的 Siri 这样做过吗?

科特霍夫说,至于幽默能力,男女有别,而且这种区别从他们很小时候就开始显露。

图片 4

所以,从目前来看,喜剧表演者暂时不必担心被 AI 取代。

她说,男孩四五岁时就开始说笑话、扮小丑,而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则更多扮演听众和被逗乐者的角色。随着年龄增长,女性变得更善于幽默,因为她们不再担心自己显得不够贤淑。

喜剧演员汉纳·盖茨比(Hannah Gadsby)。图源:Scott Campbell

这让人不禁遐想,幽默和幽默感会是人类和 AI 之间最后的堡垒?

科特霍夫认为,女性通常利用幽默组建、维系社会关系,男性则更多地用幽默发泄不满,不过,无论男女都将幽默看做控制他人的工具。

研究人员并不能完全解释,究竟是哪一点使得一个笑话或者一种情境惹人发笑。

AI 为什么要学会幽默

20世纪60年代之前,女性很少在公开场合或私下开玩笑逗乐他人,因为大部分幽默被认为是攻击行为。科特霍夫说:“20世纪80年代晚期一项研究显示,对一个拒绝自己的女人,男人会讲一些黄色笑话,这无异于在言语上脱掉对方的衣服,这在本质上就是一种攻击行为。”

许多理论都认为,人们会对他人的不幸、禁忌情绪的另类表达、不相容概念的并列和意识到违背了某种希望时感到快乐。

人机间语音交互在生活中占据越来越大的比重。但是,人机交互之间的自然交流远远落后于其他方面。

更多阅读英国《每日电讯报》相关报道

有一种观点综合了数个假设:当一个人同时认识到有一种规范被破坏,并且这种破坏是善意的,幽默就发生了。

因为在人的语言体系里,幽默的表达很多,这对 AI 的理解和回应造成了很大困难。

人们认为笑是一种增强社会连通性的方式。

但幽默所涉及的方面,也正在使其成为计算机与人类互动的完美试金石。如果系统可以识别笑话,那就意味着它能够理解其他文本和对话的细微差别,例如反讽和讽刺。

“要协同多少个心理学家……才能解释清楚一个笑话?”

从某种程度上说,为 AI 注入幽默会是自然语言处理发展的一个方向。

事实证明,需要很多。正如心理学家克里斯蒂安·贾勒特(Christian Jarrett)2013年在一篇文章的题目中提出的那个谜题那样,科学家仍在努力解释到底是什么使人们发笑。事实上,幽默这个定义本身就很难以捉摸。尽管所有人都能直观地理解幽默是什么,词典也只是将其简单地解释为“逗人发笑的品质”,但是,很难用一种涵盖所有方面的方式对幽默下定义。

换句话说,让 AI 体会幽默的感觉,也会让 AI 更多地了解世界。

(/digest.bps.org.uk/2016/09/01/no-reason-to-smile-another-modern-psychology-classic-has-failed-to-replicate/)

设想一下这样的未来, AI 能够处理更自然的对话,并能够清晰地分辨你在开玩笑还是认真,如果您以讽刺的方式发出命令,计算机需要知道它不需要遵循该命令。

它既可以唤起一个挤出来的微笑,也可以唤起惊天的爆笑,它可以通过文字、图像、动作、照片、电影、短剧或戏剧来传达;它的形式多种多样,从天真的笑话到剑客的讽刺,从肢体上的插科打诨、闹剧到大脑反应过来的双关语。

一些人认为,幽默感,在未来可能是图灵测试的关键、机器智能的终极测试。因此,机器幽默的研究对众多计算机研究人员充满吸引力。

即便如此,人们还是取得了一些进展。有些研究已经走出了实验室,来探索幽默最自然的栖息状态:日常生活。

那么在这条道路上,研究又到了什么地步呢?

图片 5

漫漫 AI 幽默研究路

查理·卓别林(Charlie Chaplin),打闹喜剧( slapstick comedy)的鼻祖之一,这种喜剧形式依赖于肢体层面的插科打诨。卓别林通过将喜剧与忧伤的情绪和社会责任的结合,是自己的作品更加精彩。图源:Max Munn Autrey/盖蒂图片社

早在 1992 年,就有人提出了第一个“幽默感的计算机模型”。

优越性与解脱感

美国普渡大学计算机与信息技术副教授 Julia Rayz 在涉及幽默的 AI 研究中已投身 15 年之久。

2000多年来,权威人士都认定所有形式的幽默都有一种共同的成分。对这种本质的探索首先出现在哲学家中,接着蔓延到心理学家中——他们将哲学理念形式化,并将其转换为能够进行检验的概念。

她的初衷是通过计算算法确定特定的内容,以创建可与人们之间的共同对话相媲美的计算机,实现更好的人机交互。

或许,关于幽默最早的理论可以追溯到柏拉图和其他的古希腊先哲,他们认为,人们能从以前的自己和他人的不幸中感到幽默并嘲笑之,因为人们觉得具有优越感。

图片 6

图片 7图源:tumblr"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Julia Rayz 关于我们能够从计算机

{"type":1,"value":"释放理论在18世纪出现。不久后,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提出了其中最着名的版本,他认为笑声能够使人们宣泄情绪或者释放出压抑的“紧张能量”。根据弗洛伊德的说法,这一过程解释了为什么人们讳莫如深的粪便、性爱主题,和引入了棘手的社会与种族话题的笑话能使我们发笑。当关键的笑点来临时,我们不再需要积蓄用来压抑不当情绪的能量,因而这种能量就会转化为笑声释放出来。

能否理解幽默中能学到什么的演讲

图片 8

Rayz 的研究试图让 AI 理解幽默是什么,通过开玩笑等方式,看待交互,背景和情感等问题。为此,计算机还需要有很多关于笑话描述的背景知识。

图源:CBC

这项研究不仅限于计算机,语言学,心理学,社会学和人类学专家也参与其中。“我不会试图教计算机讲笑话,我想用 AI 让计算机去理解,为什么我们认为某些东西是有趣的。”

第三个长期存在的关于幽默的解释是不协调理论。人们会因为不协调概念的并列,或者意愿被违背——即理想与现实的不协调而发笑。根据这种理论的变式——“不协调的解决方案”,当人们面对明显的不协调却发现出乎意料的解释方式时(比如当一个人同时抓住了一种陈述里的双关含义,并因此以一种全新的视角看待这个陈述),就会发笑。

虽然研究有了一些进展,但没有让 AI 能够准确分辨幽默的表达。她回忆起给计算机两组不同句子,其中只有一组是笑话。

善意的出格

AI 模型最终将一些不是笑话的句子判定为笑话。当 Rayz 问 AI 为什么认为这是个玩笑时,它的答案在只是在技术上行得通。

这些理论和其他的解释都捕捉到了一些东西,但是它们还不够充分。这些解释并没有提供一个能用完善定义的参数进行计量的假设下的理论框架,也不能解释所有类型的幽默,比如,这些理论中似乎没有一个能够完全解释清楚打闹喜剧的魅力。

在 2018 年初,美国研究员 Janelle Shane 尝试使用 43,000 个“What if ”笑话的数据库,来训练神经网络学会幽默。系统似乎有机会学习如何变得有趣。

2010年,在《心理科学》(Psychological Science)杂志中,当时在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任教的A.彼得·麦克劳(A. Peter McGraw)和卡莱布·沃伦(Caleb Warren)提出了一种统一先前观点并解决其局限性的理论,他们称之为“善意的出格”(benign violation)。“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观点。”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语言学家迪丽亚·奇亚罗(Delia Chiaro)说。

然而,训练后模型制造的大量笑话几乎不能引来笑声。即使 AI 具有了理解复杂语言结构的能力,但这种方式下,其掌握幽默还是遥远的事情。

(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1592027)

最近,牛津大学,微软研究院和TRASH的一组研究人员开展了一项调查词汇嵌入中幽默的研究。

麦克劳和沃伦的假设来源于不协调理论,但是更加深入。他们提出,当一个人同时意识到一种民族、社会或具象的范式被违反,并且这种违反不是冒犯性、应受谴责或令人不快的,那么幽默就产生了。因此,如果有人认为某种违反范式的行为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就会觉得好笑,但是有些人可能觉得同一件事可耻、令人厌恶,或者只是单纯对这件事没有兴趣,那么他就不会发笑。

他们决定测试人工智能是否可以在一个单词的层面上理解幽默,因为很多人都会找到像“nincompoop ”这样有点好笑的单词。

图片 9

基于现有的幽默理论研究,他们考虑了幽默的六个特征:幽默的声音,意外的不协调,性内涵,晦涩的内涵,侮辱性的话语以及口语。

图源:LinkedIn

然后他们对 4997 个单词组成的数据集进行研究,招募母语为英语的人对其中的单词划分了幽默等级。

麦克劳和沃伦研究的实验结果证实了这一假设。让我们想一个故事:教会为了招募信徒举行了一场SUV抽奖活动,在接下来的6个月内入教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参与。所有参与实验的人都认为这个情境中出现了不协调,但是只有不信教的人欣然地开起了嘲讽。

图片 10

从某种程度上说,一笑而过还可能是我们与某一情境之间距离的产物——比如,时间。有人曾说,幽默就是悲剧加上时间。2012年,麦克劳、沃伦和他们的同事又一次在《心理科学》杂志上证实了这一观点。时间越长,重拾起极为不幸的记忆就看起来越有意思,比如,一起没有什么持续性影响能、不会唤起人记忆的车祸。

幽默相关特征与其各自幽默等级之间的关系

(journals.sagepub.com/doi/abs/10.1177/1948550613515006)

随后,研究人员调查了他们最初发现的幽默特征如何与他们的数据集中的幽默评级相关联,以确定在捕获人类所给出的评级中,该理论结构的有效性。

地理上和情感上的疏离也会增加一点距离,它使我们感到仿佛是在想象中目睹某个情景。在另一项测试中,志愿者们被一些由Photoshop添加效果后显得毛骨悚然的照片(比如,一个男人将手指从鼻孔戳进去,眼睛中伸出来)逗乐了,但是,如果告诉他们这些图片都是真实的,参与者就没有那么开心了。

此外,他们使用单词嵌入测试了这些评级的可预测性,探索了 AI 可以理解幽默的程度。

相反,如果人们相信一些常见的奇异情况(比如一个男人的大胡子都被冻住了)的真实性,他们会笑得更多。麦克劳认为,似乎存在着一个最佳的喜剧点,它正好平衡了一件事离我们有多远和这件事有多糟糕这两个因素。

他们发现,嵌入词有效地捕获了数据集中幽默词的各方面的评价。研究结果进一步表明,人们的幽默感可以通过一些评级来嵌入,并且最终的嵌入可以用来预测以前未评级的单词的幽默评级。

图片 11图源:tumblr"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所以,他们认为,虽然人工智能不能理解句子或者长文本中的幽默,但是可以通过对幽默等级的嵌入来增强 AI 对幽默的理解。

{"type":1,"value":"进化理论

该团队还对不同人群的幽默感评级进行分类,比如“男性幽默”、“女性幽默”、“老年人幽默”。以此训练 AI 识别不同人群的幽默。

然而,善意出格的观点有其局限性:它描述了笑的触发因素,但是并没有解释其他事情,比如,幽默在人类成功的进化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其他一些包含了旧的概念因素的理论试图从进化的角度来解释幽默。

图片 12

当时在新墨西哥大学任职的人类学家吉尔·格林格罗斯(Gil Greengross)指出,幽默与发笑存在于每一个社会中,在猿猴与老鼠中也不例外。尽管幽默与发笑可能会被认为是一些其他对生存而言十分重要的过程的副产物,但这种普遍性还是揭示了幽默在进化层面的作用。

表格中是对男性与女性之间幽默感差异的标注

图片 13图源:giphy"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在推广人工智能系统的时代,例如推荐系统或自动助理,幽默可能会在促进用户和自动化系统之间更顺畅、更无缝的交互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研究人员 Gultchin 说。

{"type":1,"value":"在2005年的一期《生物学评论季刊》(Quarterly Review of Biology)中,当时在纽约纽约州立大学宾厄姆顿大学任职的进化生物学家大卫·斯隆·威尔逊(David Sloan Wilson)和他的同事马修·格维斯(Matthew Gervais)揭示了幽默在进化上的益处。威尔逊是群体选择理论的主要支持者,这种理论的基础观点是:诸如人类这样的社会群体,自然选择偏向于促进群体而非个人生存的特征。

他们还认为,增强人工智能系统对单词幽默的理解可以开辟一些有趣的可能性,例如开发帮助喜剧演员或改善人机相互的工具。

(www.journals.uchicago.edu/doi/abs/10.1086/498281)

图片 14

威尔逊和格维斯将群体选择的概念用于人类两种不同类型的笑。自发的、情绪性的、冲动而忍不住的笑,是对愉悦和快乐的真实表达,对玩耍和开玩笑的一种反应。它出现在孩子们的笑和打闹与挠痒中。这种发笑的表现被称作杜兴微笑(Duchenne laughter),它以在19世纪中期首次描述了这一现象的学者吉劳姆·本杰明·阿曼德·杜兴·德·布洛涅(Guillaume Benjamin Amand Duchenne de Boulogne)命名。

或许喜剧演员可以借助 AI 得到更多笑料

图片 15

得到一个有幽默感的 AI 有多难

图源:Wellcome

为什么这项看起来有趣的研究,却似乎没有有效的进步。也就是说,想要自己的语音助手变成一个风趣的朋友,也许还是遥不可及的事情。

与此相反,非杜兴微笑是一种刻意的、对于自发微笑不够感情充沛的模仿。人们将其视为一种社会策略——比如,他们的笑声能够打断平常的对话,即使这些对话并不是非常有趣。

英国剑桥的 Speechmatics 机器学习工程师 Will Williams 表示,“要让 AI 学会幽默,需要有一个非常好的通用模型,而目前还没有。”

作者称,这两种笑的面部表情和控制它们的神经通路不尽相同。杜兴微笑起始于脑干和大脑的边缘系统,但是非杜兴微笑由额叶皮质的自发运动前区(被认为参与肢体运动计划的区域)控制。这些神经机制十分不同,在某些形式的面部麻痹中,只有其中一种机制会受到影响。

机器学习,深度学习和大数据系统都是是从数据中学会分析的。其结果是基于数据做出决策或趋势的模式,而这个决策必须合乎逻辑且明确。

图片 16图源:giphy"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因此, AI 可以看做是一个高效的决策机器。它可以被用来分析预测,但是却不能创造超出数据模式和趋势的新观点。

{"type":1,"value":"根据威尔逊和格威斯的观点,这两种形式的笑及其背后的神经机制是在不同的阶段进化而来的。自发的笑起源于早期灵长类动物的游戏,与动物的发声有许多的共同特质。受控的笑也许进化来的更晚一些,它随着社交中日常对话、诋毁与奚落的发展而产生。

所以在处理感情类问题时,事情就会变得比较困难。但这恰恰被认为是幽默的核心。

最后,作者认为,灵长类的笑声随着人类不同阶段的生物学进化与文化进步逐渐增发并得到了进一步阐释。在大约400万年到200万年前,杜兴微笑成为人类远古祖先的一种情绪感染媒介,一种社会黏合剂;它促进了处于安全和满足时期内的群体成员之间的互动。群体成员的笑声回应了威尔逊和格维斯所谓的“原始幽默”,即对社会规范程度不严重的违反,而这正是轻松、安全时期的可靠表征,也为嬉戏的情绪铺平了道路。

有研究人员表示,“幽默感非常依赖于现实世界的知识背景知识和常识知识。计算机没有这些真实的经验可供借鉴。它只知道你告诉它的内容以及它从中汲取的东西。”

当晚期的祖先获得了更为复杂的认知和社会技能时,杜兴微笑和原始幽默就变成了幽默最复杂层面与新功能的基础。现在,非杜兴微笑和它黑暗的一面已经出现:它是策略性的、有计划的,甚至是嘲讽而有攻击性的。

此外,对于幽默和有趣,我们缺乏一个框架。对于像喜剧和笑话之类的题材,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向系统解释它。这不是一个合乎逻辑的最终结果。告诉系统一堆笑话并告诉系统找到其中的模式无非是一个死胡同。

多年以来,越来越多的理论对幽默在进化中的地位提出了解释,这些理论认为,幽默和发笑能够在选择性伴侣时发挥作用,并能抑制攻击和矛盾的爆发。

图片 17

图片 18

俄勒冈州立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 Heather Knight

劳莱与哈台独特的插科打诨,是一种被称为“慢烧”(slow burn)的打闹喜剧亚流派的实例,这个词语指代一个明显很细微的事件不可避免地发展成一种毁灭性的结局。图源:盖蒂图片社

和她的差强人意的喜剧表演机器人 Ginger

找出错误

让人们发笑的大部分内容,和语境或肢体语言等微妙因素有关。有时甚至我们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笑话很有趣,就像德国达姆施塔特工业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和语言学家特里斯坦米勒说的,即使是专家语言学家也难以解释幽默。

最近一种观点出现于2011年的一本书中,这本书《透视笑话:利用幽默来逆转思维》(Inside Jokes: Using Humor to Reverse-Engineer the Mind,麻省理工大学出版社,2011年)致力于对幽默进行进化论层面的解释,作者是印第安纳大学伯明顿分校的马修·M·赫尔利(Matthew M. Hurley)、塔夫茨大学的着名哲学家丹尼尔·C·丹尼特(Daniel C. Dennett)和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小瑞吉纳·亚当斯(Reginal Adams, Jr.,),这本书由赫尔利的观点展开写就。

另外,观众也很重要。对一个人来说,有趣的事情对其他人来说可能并不好笑,两个人讲的同一个笑话可能会引起不同的反应。

赫尔利在自己的主页上写道,他对于矛盾很有兴趣。“幽默与某种形式的错误有关。每一个双关语、笑话或喜剧事件,似乎都包含着一点傻气——这就是’笑柄’,”他解释道。而对于这种傻事的典型回应则是表现出欣赏——“这对于你的敌人或竞争对手不知怎么而失败时,这是说得通的;但是在你自己或者亲朋好友面临这种情况时,就似乎不太说得通。”这样的观察结果使他发出了疑问:“为什么我们因错误感到愉悦?”,并且提出了“人们并不喜欢错误本身”的假设。这种愉悦是“对于发现继而从思想上消除错误的情感回报,我们并不因犯错误感到愉快,我们只是享受清除它们的过程”。

那么,如果我们自己没有理解为什么一个笑话很有趣,还怎么教 AI 来创造有趣的对话?

赫尔利的理论是,我们的意识不断地用经验法则对我们即将经历的事和他人的意图加以推测。这一观点认为,幽默是从这种不断确认的过程中进化而来的:当人们发现理想和现实之间存在着并无大碍的差异时,就会从中获取快乐。【也就是说:“我在想这个飞盘为什么看起来越来越大,然后它就撞上了我。”】此外,笑声也是展现我们能够识别这种差异能力的公开标志,这种标志能提升我们的社会地位,并使得我们吸引到共同繁衍后代的伴侣。

AI 懂幽默是好是坏?

图片 19图源:giphy"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就目前来说,在语言和幽默方面,“机器可以做什么和人类做什么之间仍然存在非常明显的差距。”

{"type":1,"value":"换言之,笑话之于幽默感,就像卡诺里卷之于味觉。在发现错误的情况下,这是一种引发感官愉悦感爆发的“超常”刺激。并且,由于抓到这种不一致性需要一定的知识储存和信念基础,能分享笑点意味着世界观、偏好和信念的共性,这增强了社会纽带和对同一群体的归属感。正如赫尔利于2013年向心理学家贾勒特所说的那样,这一理论超越了对什么能使人们发笑的预测,因为它还解释了幽默在生存中的认知价值和作用。

除了这个方面,我们还要考虑的是,关于恶意破坏或者讽刺,AI 能否将其与幽默区分开来呢?如果能做到的话,会是在语言理解和创造上实现大的突破。但是 AI 怎么去理解这之间的界限?

然而,正如格林格罗斯在对《透视笑话》的一篇评论中所指出的那样,这个理论也是不完整的。它回答了一些问题,但是也遗留了一些问题——比如说,“为什么我们对幽默的欣赏和愉悦感的变化,会依赖于我们的心情或其他当时情况下的条件?”

而且,有趣的人并不是一直都有趣,他们无趣的时候却很烦人。所以,谁会在情绪不好的时候去要一个烦人的 AI ?

意大利一家专门研究幽默的杂志(《意大利人文主义研究评论》,Rivista Italiana di Studi sull’Umorismo, 或称为RISU)的编辑、心理学家吉奥万南托尼奥·福拉博斯科(Giovannantonio Forabosco)同意这种说法:“我们当然还没有盖棺定论。”

如今,不时会出现针对 AI 系统的法庭案件。如果它只是想讽刺,而这个人当真了,并对他造成了伤害呢?这样的话就破坏了创造 AI 的初衷。

图片 20图源:tumblr"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当然,这都要等到 AI 学会了幽默才行。这样说来,小岳岳应该不用担心自己会被 AI 抢了饭碗。

{"type":1,"value":"未解答的问题

果壳

还有其他问题。例如,有些时候幽默是把双刃剑,比如能同时促进社会链接或以嘲讽之意排挤他人,这样的对立面如何协调?同时,笑能增强社会联系感到底是笑的基本功能,还是仅仅是其他主要作用的副产品(就像,即使吃饭的主要驱动力还是因为人需要营养,但是与人一同进餐有着不可否认的社会价值那样)?

有更多的证据表明增强社会联系是笑的一种基本功能。例如,巴尔的摩马里兰大学的罗伯特·普罗旺(Robert Provine)在《心理科学近期趋势》(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上的作品表明,相比起独处时,个体在与他人相伴时会多笑30倍。在他的研究中,他与他的学生秘密观察到人们在做设定好的事时会自发地笑,无论是在学生会中还是在购物广场里。

(journals.sagepub.com/doi/abs/10.1111/j.0963-7214.2004.00311.x)

图片 21图源:tenor"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type":1,"value":"弗拉博斯科指出,人们对于幽默和笑之间的关系仍存有疑惑:“笑是一种更加社会化的现象,它可能会由于许多幽默之外的原因发生,包括一些不令人愉快的事由。另外,幽默也不总是使我们发笑。”他举了当一个人被嘲讽,或者一些看起来很有趣但没有使人发笑的事情作为例子。

另一个依然存续的争论质疑了幽默在性吸引力、进而能成功繁殖后代的方面的作用。有观点认为,懂得如何滑稽是健康的大脑和优良的基因的体现,继而能够吸引伴侣。研究人员发现,男性更加擅长于表现出滑稽,而女性更善于欣赏良好的幽默感,也就是说,男性为吸引目光而竞争,女性做出选择,但是,自然,在这一点上也有很多不同的观点。

即使是对于寻求统一的幽默理论的合理性也存在争议。“想着要用一套统一的理论去揭开幽默的神秘是很冒失的,”弗拉博斯科说,“我们理解了其中的很多方面,现在神经科学也在帮助我们厘清一些重要的问题,但是在说到本质时,这就像提出‘让我们来定义一下爱的本质’这个问题一样。我们可以从许多不同的角度去研究它,我们可以计量爱人的目光对陷入爱中之人心率的影响,但是它不能解释爱,对于幽默感来说也是一样的。实际上,我常常以描述的方式提到幽默,而不是下定义。”

图片 22图源:tenor"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type":1,"value":"尽管如此,几乎所有研究幽默的学者都接受一些共性。弗拉博斯科指出,其中一点就是认知因素, 即对不协调的感知。“这是很必要的,但还不够,”他说,“因为有太多的不协调并不搞笑。所以,我们必须看到还涉及到了什么其它的因素。比如,在我看来,这种不协调必须有所减轻,但又没有被完全解决;它必须保持在抽象的状态下,含有一些奇怪的、没有被完全解释清楚的东西。”

其他认知与心理学层面的因素同样能贡献一些笑点。弗拉博斯科说,这些因素包括侵略性、性爱、施虐倾向和愤世嫉俗感等特性。它们并不一定一直在那里,但最滑稽的笑话中一定有它们的影子。同样地,人们往往在那些“非常抖机灵又非常恶心”的笑话中看到最多的幽默感。

“什么是幽默?也许40年后我们就知道了。”弗拉博斯科说。也许,在40年后,我们就能解释为什么他说出这句话时眼含着笑意。

图片 23“利维坦”(微信号liweitan2014)"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type":1,"value":"微博:利维坦行星

神经基础研究、脑科学、哲学……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反清新,反心灵鸡汤,反一般二逼文艺,反基础,反本质。

本文由威尼斯国际发布于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到底什么是幽默,善于自嘲幽默的男性对女性最

关键词:

最火资讯